《云南虫谷》口碑失利,“盗墓IP”的老毛病又犯了?

,欧阳、世昕,头图来自:《云南虫谷》 《云南虫谷》,万众期待里开播,一片尴尬中结局。 9月13日,《云南虫谷》迎来点播大结局,但点开豆瓣,“一部不如一部”的评论分外扎眼。 这已经是…

,欧阳、世昕,头图来自:《云南虫谷》

《云南虫谷》,万众期待里开播,一片尴尬中结局。

9月13日,《云南虫谷》迎来点播大结局,但点开豆瓣,“一部不如一部”的评论分外扎眼。

这已经是《鬼吹灯》系列网剧的第五部,承接《龙岭迷窟》的高口碑,但却没有达到观众们的预期。比王胖子还胖的胡八一、油腻的男女主演互动,再加上多余的支线剧情,“16集都嫌多”,“三倍速都嫌慢”。

《鬼吹灯》系列网剧继《黄皮子坟》后再次迎来口碑低谷。

差不多同一时间,“老九门第二季10月开机”的热搜冲上热搜前列,《盗墓笔记》系列也再次备受关注。

在过去近十年间,盗墓小说的两大顶流IP《鬼吹灯》和《盗墓笔记》已经贡献了近四十部影视作品,但其中的大部分并不尽如人意,为什么呢?

“盗墓老祖”《鬼吹灯》

2006年,大名鼎鼎的天涯论坛莲蓬鬼话版面,一个帖子火了。

莲蓬鬼话本就有各种各样的怪奇传说、恐怖故事,但这部作品不太一样,楼主把视角放在了神秘的“盗墓”行业。

在他的笔下,一个庞大的“地下”世界悄然成型。摸金校尉、黑驴蹄子、长毛粽子,诸多猎奇怪异的名词和故事开始被人熟知,胡八一、王胖子、雪莉杨三大主角组成的“铁三角”开始闻名网络,大金牙、陈瞎子等鲜活的人物形象也倍受喜爱。

很快,在中文互联网上,“盗墓”两个字前所未有地火热起来。

“人点烛,鬼吹灯,鸡鸣灯灭不摸金”,这部小说就是《鬼吹灯》,其作者也正是盗墓类型小说的开创者“天下霸唱”

凭借曲折离奇的剧情与老练娴熟的文风,《鬼吹灯》系列从出现开始就吸引了一大批“灯丝”。开始连载同年,起点中文网看到了这部小说的潜力,拿下其连载版权。

2006年9月,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实体书出版,很快就登上了全国各大畅销书排行榜单,《鬼吹灯》进入全盛时期,接下来几年内,天下霸唱连续完成出版《鬼吹灯》系列八卷,同时,各类衍生作品相继问世,有声书、漫画内容掀起全民“盗墓热”。

十五年后的今天,《鬼吹灯》仍在全网拥有众多拥趸,是网文IP的影响力巅峰之一。

《鬼吹灯》系列内容悬念十足、剧情离奇曲折,盗墓冒险故事更是画面感、沉浸感绝佳,再加上原作积累起的庞大粉丝与受众,影视改编潜力十足。《鬼吹灯》IP的价值极高,但其影视改编之路并不顺利。2006年,起点中文网将《鬼吹灯》系列的著作权买断,同时包含整部小说的影视改编权。

彼时的起点还没有被阅文收购,作为一家网文平台并不具备影视内容孵化能力,于是《鬼吹灯》系列八卷的影视改编权被一分为二,分别转卖。梦想者影业拿到了《精绝古城》《龙岭迷窟》等前四卷的改编权,《黄皮子坟》《怒晴湘西》等后四卷则被万达影业收入囊中。

2015年,起点中文网母公司盛大文学被腾讯文学收购,阅文集团正式成立。同年,《鬼吹灯》系列终于被颁上大荧幕,由万达影业出品的《寻龙诀》和梦想者影业联合乐视影业出品的《九层妖塔》上映。

彼时距离小说诞生已经过去近十年,两部《鬼吹灯》电影尽管口碑褒贬不一,但仍旧吸引了巨大的流量,票房表现上乘。这让阅文与刚刚成立的企鹅影视再次看到了《鬼吹灯》的潜力,但他们面前是该系列极其分散且混乱的影视改编权。

当年,《鬼吹灯》的影视改编权被网友称为“七龙珠”,四散各地。2015年11月,腾讯视频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2016年的八大IP改编计划,而其中压轴的IP正是《鬼吹灯》系列。腾讯并没有拿到电影方面的改编权,但成功将网剧版权集齐,成为《鬼吹灯》网版权剧的唯一所有者。

2016年底,由企鹅影视、正午阳光等联合出品的网剧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在腾讯视频上线。这是第一部以《鬼吹灯》IP为主题的网剧,由正午阳光“排面”孔笙执导,“铁三角”的阵容也十分过硬,靳东饰演胡八一,陈乔恩饰演雪莉杨,尽管饰演王凯旋(王胖子)的赵达知名度不高也并不“胖”,但过硬的演技也让违和感降到了最低。

相对精良的制作加上没有明显漏洞的剧情,该剧口碑相对不错,目前豆瓣评分7.9分,是当时市面上品质最高的盗墓网剧。

高开局下,盗墓粉们对这一系列接下来的网剧作品期待十足,系列第二部《鬼吹灯之黄皮子坟》也随即提上日程。这一次企鹅影视的合作方换成了万达影视,由电影名导管虎与其徒弟费振翔执导,因其故事线更早,胡八一也改由阮经天饰演。

从导演到演员,《黄皮子坟》似乎相较前作有所提升,但上线后却是铺天盖地的差评。胡八一的台湾腔,比胡八一还瘦的王胖子,再加上屡出bug的剧情,这部剧评分仅有5.2。更有许多观众将矛头直指编剧,小说系列里最惊悚悬疑的《黄皮子坟》剧情被改编的过于分散,失去了盗墓题材独有的魅力。

2017年的《黄皮子坟》口碑流量双重塌陷。沉寂近两年后,2019年一月,与《黄皮子坟》一脉相承的《怒晴湘西》横空出世。该剧仍由费振翔执导,管虎监制,由刘安琪团队编剧。由于故事线再次前挪,主角变成了老一辈“盗墓者”,潘粤明饰演“卸岭力士头目”陈玉楼,高伟光饰演“搬山道人”鹧鸪哨。

《怒晴湘西》再次将《鬼吹灯》网剧系列口碑逆转,豆瓣开分8.5,尽管后半部分剧情节奏受到诟病,但仍没有低于7分。这部剧中潘粤明等人的演技受到认可,腾讯似乎也看到了这一阵容的潜力。

2020年4月,系列的口碑巅峰《龙岭迷窟》上线了。在阵容上,“陈玉楼”潘粤明出演胡八一,姜超饰演王凯旋,这一决定比较成功,姜超也被称为史上最符合原著人设的“王胖子”,从贫嘴到体型都备受好评,女主角雪莉杨则找来了影星张雨绮。

这一次的选角最受观众认可,“铁三角”终于成型,与此同时,编剧杨哲团队还大胆的加入多线故事,让剧情“饱满”起来,再加上过硬的场景和特效,《龙岭迷窟》位列豆瓣2020年华语剧集的评分第七名,已是目前市面上所有盗墓题材剧集中的口碑“TOP”。

高开低走的《云南虫谷》则再次把观众的期待拉回起点。《龙岭迷窟》大获成功后,企鹅趁热打铁,在近一年半后的制作后,《云南虫谷》于2021年8月上线,编剧再次换为刘安琪团队,潘粤明、姜超、张雨绮更是成为第一组再次饰演“铁三角”的演员。然而,在万众瞩目下,《云南虫谷》草草收局,更是成为整个系列里除《黄皮子坟》外唯一低于7分的剧集。

相比于网剧的“此起彼伏”,《鬼吹灯》系列的电影则只能用“开局即巅峰”来形容。

2015年,《九层妖塔》《寻龙诀》上映,两部影视口碑形成较大反差。《九层妖塔》因把盗墓改编成“怪兽片”备受诟病,甚至还因此被天下霸唱告上法庭。

乌尔善执导的《寻龙诀》则受到了普遍好评,陈坤饰演的胡八一被认为“最符合原著形象”,黄渤与舒淇的演绎不错,扎实的特效以及贴合原著的剧情得到了观众的认可,目前仍有不少人期待着《寻龙诀2》的上映。

但接下来的六年时间里,版权所有方万达影业和梦想者影业再也没有制作出一部“合格”的《鬼吹灯》。《鬼吹灯之云南虫谷》《鬼吹灯之龙岭迷窟》《鬼吹灯之湘西密藏》多部质量较差的电影上线,基本都只有“网大”水准,甚至在制作上还比不过同名网剧,改编后期,甚至多部直接以网大上线流媒体平台,反响平平,甚至迎来一片骂声。

据统计,目前市场上已有22部以鬼吹灯为主题的影视,但其中11部的豆瓣评分都在5分以下,IP价值被大大浪费。

目前,仍有《寻龙诀2》《鬼吹灯之天星术》两部“高投入、强阵营”的电影等待上线,企鹅影视也将其余三部网剧制作计划提上日程,开始了“工业化流水线”生产。鬼吹灯系列仍有诸多故事等待开发,但绕不过去的改编难题依旧令人不安。

幸运的《盗墓笔记》

和《鬼吹灯》一样,盗墓小说中另一个顶流《盗墓笔记》(以下简称《盗笔》)的IP改编之路也极为坎坷。

9月中旬,《云南虫谷》结局的同时,《老九门2》与《藏海花》都将在年底开拍的消息又一次在微博上赚足了关注,多位影视博主发文称这两个项目已进入选角阶段,且主创班底中都能发现原著作者”南派三叔”的名字。

《老九门》和《藏海花》同属《盗笔》的系列衍生,前者讲述的是《盗笔》中的组织”老九门”早年间的一系列故事,后者与另一部小说《沙海》则属于《盗笔》后传,2012年《盗笔》完结后,南派三叔开始在自己的微博上着手写起了这三个系列的故事。

要问哪部小说对中文互联网流行文化的形成起到了最深刻的影响,《盗笔》必然是头几个。网络社区飞速发展的时代,从同人文化到腐文化,《盗笔》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吸引了众多流量与资本,打造了自己的内容与衍生宇宙,是《鬼吹灯》之外的又一盗墓小说超级IP,其粉丝团体”稻米”至今仍然广泛,且影响力极强,在亚文化群体中占据重要地位。

除去小说对网络文化的影响,你几乎可以像审视一个切片一样,从这一IP的发展过程中观察到互联网内容行业数年来的探索与实践。

也正是因为这样,这个IP每一次传出影视化消息时总是引得多方关注。

时间回到2015年。这一年之前,李易峰凭借现象级仙侠剧《古剑奇谭》强势出圈,杨洋的多部作品也为他带来了极高人气,加上2013年”归国四子”相继回国发展,”流量时代”走到了最鼎盛的时期。整个2015年,各式各样的数据榜单与”流量法则”井喷,”大IP+流量”影视剧占据了人们的视野。

也是2015年,《盗笔》系列第一部影视作品诞生了。这是欢瑞世纪在2013年花费500万买下《盗笔》(1~9册)电视剧六年改编权后的第一部作品,由李易峰、杨洋、唐嫣主演。

回顾这部剧,不难看出其筹备的仓促,从剧本到后期,观众们满怀的期待与热情随着电视剧的拖沓剧情和敷衍特效冷却,豆瓣评分只有5.3,远远没有达到及格线。

然而,抓住了粉丝经济与IP影视化时机的《盗笔》网剧在爱奇艺上线后迅速变成现象级作品,22小时点击量破亿,“上交给国家”等梗刷屏互联网,平台会员环比增速达100%,无不向市场证明着超级IP与粉丝经济的绝对统治力。

《盗笔》网剧在数据上的成功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市场向着”超级IP+流量明星”的方向继续前进,事实上,这一公式也被一次又一次的印证了。

2016年是《盗笔》IP全方位”开花”的一年。七月,陈伟霆、张艺兴、赵丽颖主演的《老九门》开播;八月,鹿晗、井柏然主演的《盗墓笔记》电影版上映。前者是首部播放量破百亿的自制剧,后者拿下10亿票房,位列2016年度票房第九。

与热度形成对比的是,电影版《盗笔》豆瓣4.8分口碑崩盘,《老九门》剧情拖沓、注水严重,后期更是被称为“陈皮传”,高开低走。

到底该将这些改编视作成功还是失败,不同维度有着不同的结论:他们一方面用不够优质的作品消磨了粉丝对IP的爱、让原著口碑也一步步下滑,另一方面又实现了商业上的获利,推动IP被更多人接受的同时疯狂吸金,将红利吃得盆满钵满。

也就是在2017年之后,随着网剧不断发展以及IP剧在市场上接连碰壁,精品化趋势让投资人们对IP的疯狂追捧开始降温,资本也不再盲目追求”买进”和”投拍”,有了更全面的考量。

《沙海》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播出的。2018年7月,由南派三叔领衔编剧的《沙海》一经播出便依靠选角吸引了一波好感,吴磊、秦昊等演员在初期给了《沙海》极高的魅力加成,只是随着配角加戏、节奏失控等问题的出现,《沙海》还是未能成为《盗笔》系列的正名之作,粉丝对南派三叔的耐心越来越少。

2019年6月,南派三叔在微博发文告知粉丝,《盗墓笔记》在欢瑞的版权已经到期,也就是说,《盗笔》电视剧改编权已经回到了南派三叔手上。几天后,由侯明昊与成毅主演的《盗墓笔记之怒海潜沙&秦岭神树》播出,这部剧由腾讯与欢瑞联手打造,并未引起太多关注,豆瓣5.7分草草收场。

同样积压在欢瑞世纪手中的还有《盗墓笔记之云顶天宫》,主演团队变成了白澍和张博宇,这部剧于2021年7月播出,收获了2.6的超低评分,近2.8万人在豆瓣打出了1星评价。

之后连续播出的《重启之极海听雷》《终极笔记》,前者由南派泛娱制作,仍延续了《盗笔》系列“高开低走” 、高流量主演的“传统”,两季都在豆瓣7分左右;后者由爱奇艺出品,虽然口碑不错、粉丝认可度极高,但并未打出粉丝圈层,只是“稻米”们内部狂欢。

如今,《盗笔》全系列版权全部回到南派泛娱,且从《老九门》《藏海花》接连开机来看,南派三叔打造”盗墓宇宙”的意图已然十分明显。

那么接下来《老九门2》和《藏海花》的表现会如何?刺猬公社认为,从《沙海》到《重启》,南派泛娱《盗笔》系列对质量愈发看重是可以肯定的,若是能在剧本质量上多下些苦功夫,将流失的粉丝唤回也并非不可能。

这也是超级IP的力量,极强的粉丝粘性给了系列作品更高的容错率。只是一次次的失望之后,究竟还有多少粉丝仍有希望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

在众多书粉心里,南派三叔有着极为复杂的形象。有人说他是个纯粹的商人,也有人觉得只是能力不足,还有人希望三叔”回头是岸”好好拍出接下来的作品,当然,对他彻底失望的也不在少数。

如果我们回头看最初《盗笔》诞生和走红的过程,也许能够知道为何它的影视化改编之路会有这些特征,这不仅是一定时期的市场环境导致的,同时也似乎有许多“注定”的成分暗含其中。

《盗墓笔记》最开始是作为《鬼吹灯》的同人出现的——南派三叔最开始在”鬼吹灯吧”连载,两部作品中的”胖子”形象也十分相似。

《盗笔》有着更强烈的“网生感”,这种与互联网的深度融合体现在很多方面:同人作品的丰富与作者对其的支持、作者与粉丝之间的紧密联系、根据粉丝的反馈调整剧情等,互动和同人作品的传播对《盗笔》成为一部现象级作品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就像2013年,《盗笔》系列完结后,南派三叔在微博上发布了《给腐女的一封信》,一定程度上承认了腐女群体在《盗笔》发展过程中作出的贡献。

这样的倾向也延续到了影视化改编中,观众想看到什么,那便拍什么,从“瓶邪cp”、流量明星到俊男靓女谈恋爱,“宠粉”的《盗笔》最终让粉丝期望落空,成为“回不来的青春”。

“盗墓”影视的IP困境

为什么“盗墓”总能在IP市场上卖得如此火热?人们为何偏爱盗墓题材?这两部作品有何出彩之处?

从根本上来说,盗墓题材应该归类于奇幻冒险,并且加入了中国古典文化及民俗文化的内容,从八卦寻龙到风水堪舆,人们天生对于此类内容有着强烈的好奇。这种小说以怪诞的情节以及各种光怪陆离的设定打破了已有的常识,惊悚刺激、引人入胜。

两位作者的深厚积淀也让小说显得十分厚重,是网文方兴未艾时代里的里程碑式作品。精妙的群像描写,成熟的文风,再加上极大的脑洞,将“盗墓”这一曾经见不得光的行为变成了“冒险家”式的探秘之旅。

一定程度上,“盗墓IP”其实就是中国版的《夺宝奇兵》,如果从这个层面讲,他们本有可能成为中国商业类型片、系列剧集中的扛鼎之作,但可惜的是,彼时并不成熟的影视剧市场并没能够将其价值完全发掘,许多故事被不成熟的制作浪费,无法形成从网文到影视的成熟链路。

虽然《鬼吹灯》与《盗墓笔记》在版权归属与改编套路上都有较大不同,但从这两大IP的改编现状来看,改编难以系列化是他们存在的最大问题。

在两大IP的早期发掘中,都存在系列IP孤立化的问题,往往一本书的故事内容被多家制作方持续改编,有的内容却无人问津。以《鬼吹灯》为例,小说第一部《精绝古城》的内容就被多次改编,观众甚至形成了审美疲劳,而经过二十余部作品后,作为《黄皮子坟》后面的故事,《南海归墟》仍旧没有影视化的动向。

当系列作品中的每一部都被视为单独故事,演员与团队也被分割,不同制作团队风格迥异,自然无法让观众形成代入感、对角色产生认可。《盗墓笔记》几乎每一部都会更换一批演员,对于观众来说,记清每一部里演员的脸都成了挑战。

对于《鬼吹灯》来说,此现象一定程度上可以归结于版权所有的混乱,尤其体现在电影方面。尽管目前网剧的版权已经统一,但却缺席于庞大的电影市场,《哈利波特》式的系列化电影难以出现,各种低质作品更是不断消磨受众的热情,降低电影受众对于这一IP的期待。

而《盗笔》虽然只把电视剧改编版权卖给一家公司,但由于原著作者又开启了一系列新的故事,再相继影视化,导致整个IP的延续性极差,许多都属于“一次性IP”。版权收束完毕后,南派三叔是否会真正“重启”整个“盗笔宇宙”,或许值得期待。

另一方面,国内市场冒险题材并不成熟,缺乏优质的原创作品和IP储备,受众的“大片”需求难以满足,也让国内影视制作方不得不把目光放在盗墓IP上。盗墓题材虽然受欢迎,但《鬼吹灯》和《盗墓笔记》作为该领域的“两座大山”难以翻越,也让IP改编陷入“反复压榨”的局面。

目前《鬼吹灯》系列网剧已经进入系列化的阶段,而此次《云南虫谷》的成绩显然没有达到制作方的目标。相同的制作班底和演员阵容却口碑失利,这也是对《鬼吹灯》IP网剧系列化的一次考验:只有保持高质量、高水准,观众才会买账。盗墓影视能否成功根本上取决于故事内核,而非“经典阵容”。

《云南虫谷》的下一部《昆仑神宫》目前已进入后期制作阶段,若播出后表现不错,或许还能挽回观众的印象,只是不知道在下一部里,完全一致的导演编剧团队是否能交出合格的答卷,重新将剧作水准拉回至《精绝古城》。

人们对冒险故事的需求永远存在,但如今留给这些超级IP的时间也不多了。之前的改编热潮或许是“虚假”的繁荣,谁能给“盗墓”影视带来新的生机活力,才是真正打开了“青铜门”,见到盗墓IP的“终极”。

,欧阳、世昕

作者: 每日画报

为您推荐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