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错换人生28年”案择期开庭

关于错换人生28年这个案件一直是大家非常关注的,而且这件事情也影响到了这两个家庭,近日有消息称“错换人生28年”案择期开庭,错换人生28年因故择期开庭,之后会有什么发展呢,接下来大…

关于错换人生28年这个案件一直是大家非常关注的,而且这件事情也影响到了这两个家庭,近日有消息称“错换人生28年”案择期开庭,错换人生28年因故择期开庭,之后会有什么发展呢,接下来大家就随见闻坊小编一起了解看看~

“错换人生28年”案择期开庭

红星新闻记者从许敏代理律师处获悉,5月8日上午10时许,许敏等人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侵权责任纠纷一案已庭审结束,因原告追加被告等原因择期再开庭。

“择期开庭的时间,我们还要等法院的通知,我们追加的被告方是杜新枝,至于原因和诉求不方便说太多。”李圣律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。随后记者多次拨打许敏电话,暂未接通。

红星新闻此前报道5月5日中午,许敏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,此次案件她的诉求包括查清当年的真相等,并感谢大众一直以来的关注与支持,目前对3日后的开庭情况表示期待。

此前,4月21日,河南省开封市公安局鼓楼分局与涉事医院责任单位河南大学均针对“错换人生28年”事件发布情况通报,警方对许敏控告姚策生父母涉嫌刑事犯罪问题,经审查不予立案。

据开封市公安局鼓楼分局通报内容显示,经调查,郭某宽、杜某枝夫妇于1993年8月18日经原河南省驻马店地区计生委审批同意生育二胎,于1995年8月23日为郭某申报户口;郭某宽与郭某志二人无亲属关系;当时该医院在婴儿管理上,采取统一样式的襁褓,并在襁褓外捆扎统一样式的圆牌,仅以圆牌上注明的床号对新生儿加以区分,通过查询调取原始病历档案及妇产科管理规章制度,发现当时该院存在诊疗行为不规范及管理混乱的问题。

另据河南大学相关情况说明,其在婴儿标识、乙肝产妇隔离、婴儿护理、病历档案、赔付、医院职工身份职务等舆论关切的主要问题上做出一一回应。并称河南大学将以此为戒,开展以案促改教育活动,进一步加强管理,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。此事件中涉及的有关人员如有违规违纪行为,一经查实,将严肃处理。

对于警方和河南大学的调查结果,许敏在其社交平台发文回应称,在得知抱错一年后,河南大学终于公布了调查结果,虽然开封鼓楼警方声明不予立案,但是从声明内容来看,她认为有一些关键的环节依然没有答案,并列举了11个疑问,其中包括准生证、大三阳孕妇有没有隔离、杜新枝术前进行乙肝检测的乙肝化验单等方面。

许敏曾表示,她将继续委托李圣律师维权,并尽其所能调查真相。

姚策养母与郭威将起诉医院

“偷换风波”告一段落后,“错换人生28年”进入“婆媳争产”环节,虽然明码标定是官司涉入方式,但是真正走向掰扯时,可谓“撕脸之外,一地鸡毛”。然而这边的纷争还没有彻底解决掉,姚策养母与亲儿子郭威已将涉事医院起诉,并且开庭在即。

要知道警方在对“偷换风波”作出相关定性后,在没有重大案情突破的情况下,姚策的养父母暂且能做的也只是“民事维权”。而在这个层面上,姚策生前和“郭家父母”已经维权结束,并且也得到相应的赔偿(100余万元)。

而之所以出现“维权分拆”,除却姚策生前救治需要大量费用(优先维权,优先索赔),也可能跟“当事人们”既定的分歧有关。当然不管维权是“分拆”还是“合并”,“错换人生28年”除却导致姚策早夭的悲剧,姚家父母,郭家父母,郭威,也都是实打实的受害人(以当前案情定性而言)。

所以作为“姚家父母”和亲儿子郭威来讲,此时起诉医院的侵权责任,已经算是“起个大早,赶个晚集”。从某种层面上而言,如果撇开姚策患癌这一考量,作为医院的侵权责任,对当事的6个人应该是无差别的。所以回到“赔多赔少”上,就看法理层面如何根据实际情况进行量化。

只是谈到“赔多赔少”,舆论上又泛起较为道德化的“为钱论”。在他(她)们的逻辑里,总觉得“姚家父母”要是把“赔多赔少”奉为起诉的核心,就意味着之前的案情定性就是盖棺定论,而“错换人生28年”后续,也就再没“郭家父母”的事情了。

这种考量虽然存在对真相的执着,但是却无限地忽略掉实实在在赔偿对于“姚家父母”的重要性。说到底,回到受害的氛围里,比起不确定性的真相,如何更好地活下去,才是“姚家父母”更重要的事情,并且这也是“民事维权”中最核心的问题。

所以对于“割肝救子”是人设故事的问题来讲,还是要摘开来看,因为对于“姚家父母”而言,他(她)们是“错换人生28年”的受害者在先,而对于“割肝救子”是人设的情况,属于救人心切下的做法,如果是真的,有可原谅的一面,也有可批评的一面。

因此在维权中的“陪多赔少”是不存在问题的,而舆论即便要反噬,也只能反噬“割肝救子”人设下的“姚家父母”,这方面不应该混为一谈。至于姚策妻子谈到姚策养母得知姚策是非亲生时的心态变化,应该属于“正常发挥”。

说实话,在俗世的情爱中,爱和得失本就是混杂在一起的,所以我们没办法要求他(她)者是完人。这其实跟现实中彩礼之于婚姻的存在差不多,虽然人们将其打上风俗的标签,但是谁都清楚,那本就是实打实的交易存在,但是也并不见得,新人们在婚后就不能产生信任和爱,并且反过来看也是如此。

另外“婆媳争产”环节中的“公私辩”,到最后肯定是没有赢家的,但是这场纷争已经开始,就意味着不太可能中途平息。而作为媒体舆论在具体的涉入时,最好不要先入为主地站立场,因为想让“受害者们完美呈现自己”是不太可能的。

不得不承认,道德涉入在罗生门中是无力的,所以法理站出来平衡就显得尤为必要。而作为“局外人”最好的站位就是透过“当事人们”进行自我检视,而对于他(她)者的是非纷争,抱以祝福为好,只有如此这场纷杂才能回到慈悲,而非是立起一方,踢到一方。

坦率地讲,如果定义他(她)者纷争时,默认是降魔的过程,那么人世间的纷杂终究是支离破碎,无法被缝合的。甚至以这样的方式进行事无巨细的搜刮,到最后只会留下满纸荒唐言,一把辛酸泪。

与此同时,“错换人生28年”从始至终都跟“底线”挂钩,亲缘的底线,道德的底线可谓错综复杂,但绝大多数人在具体的谈论时,都是静止地看待人和底线的关系,而非是就具体关系进行细掰。这就导致,是非论先行,而非是处境论涉入。

从某种层面上而言,提到底线就意味着必须有共识。如泰坦尼克悲剧中“妇孺优先”虽然并非表决的结果,但在场者显然认可这个办法,因此违规者会被众人制止。所以回到底线上,所谓共识本身就不是全票得出的结果,而是少数服从多数。

这种情况下,“群己权界”回到小范围内,就容易失效。这就跟一个人在工作单位从来不发火不生气,并不代表他(她)在家人面前也是如此的。所以回看“错换人生28年”中涉及到的家庭纷杂,不妨分层的去审视为好,也就是属于公域的瓜该吃就吃,不属于公域的瓜,最好碰也不碰。

此前报道:

姚策妻子回应养母:她让别人威胁我们家,何时放下屠刀?

姚策爱人熊磊5月4日发文,“上一篇文章发完之后,某人发动身边的人对我和我家人发起了劝诫和威胁,他们对我爸说:’无论捐款怎么开始的,到底是用在姚策身上了’,最后不忘说我’不应该不感恩’,现在有’过河拆桥’的嫌疑。”

“当姚策意识到自己时日无多时,他和我说,不要怕要勇敢地活下去。他去世后,为了楷楷,我努力正常生活,希望可以平静走过这段至暗时光。原以为姚策走了,某些人应该良心发现放过我们,让我们能过自己的小日子。我没想到网暴非但没平息反而以指数级暴增,在多平台对我进行丑化和辱骂,利用舆论导向私信给我什么杀到九江杀妻杀子连3岁的楷楷都被诅咒,你们觉得这是一个人干的事吗?甚至发展到,不相关的网友替我说一句话就被你们诅咒、谩骂、威胁、人肉,你们就是这么查找真相的吗?舆论的确是监督的一种手段,但舆论不是裹挟司法的工具,网络不是断案公堂,网友评判也不代表公平正义,舆论民意更不代表事实真相!事实真相只存在于法庭之上!”

“你们对我和姚策从人格到自尊任意践踏,你们让我老公在网暴中遗憾离世,此时却嘲笑挖苦我不该跳出来为自己辩解?的确,在你们认知中我是个不会处事被姚策呵护着的小女人,你们认为我不会处置这样的情况只能任你们欺负。我可以告诉你们,我已经被你们踩到泥土里,已经没有什么不敢,姚策走后我就是这个家最年轻力壮的一个人,只有靠我用法律的武器去保护他留下的老人和孩子,纵是千难万险,我也不会再后退。我呼吁我们国家能够马上出台关于网络环境整治的具体法律法规。我希望在未来,不要再有网友重复姚策的悲剧。”

作者: 每日画报

为您推荐

返回顶部